修水:关于无处安身恳求给予廉租住房救助的诉求信

放下即是快乐2022-01-13 13:07:51

关于无处安身恳求廉租住房救助的诉求信

您好!

我是朱金花,女,1975125日出生,公民身份证:360424197501251745,住址:江西省九江市修水县东港乡靖林六组24 ,电话18365445329

1988年十二周岁的我,那年时于523日,我被冷新平、余于艳、巢学雄等人贩子拐卖到安徽省六安市寿县双庙村的高修进做妻子。买家付了3000元给巢学雄,他们三人就鬼鬼祟祟不让我知道,偷偷溜走了。

我在安徽过的日子可谓是生不如死,不仅是打骂,高修进还对年幼刚满12周岁未成人的我实施强奸,长期强暴占有,几年期间简直是痛苦不堪、生不如死,一场噩梦。这种非人的折磨,也直接导致我的精神受到了刺激。我15岁即19901226日生下一个儿子,那以后我一直想着要逃走,但屡次被抓了回来,后来长期不给我衣服穿,他们用烤红的铁丝穿到我的脚踝,又把我拴在窗户上不让我行动,我的伤口处夏天生虫,冬天结痂,异常疼痛,但我没有放弃逃生的希望,我失踪后在1989年我父亲朱亚波向修水公安报了案,在2006年我用被子做衣服从河里逃跑回了修水。回家后我谈了一个三都对象,抱养了一个女儿,后三都老公不幸去逝了,女儿现在随她的姑母生活,在2013年我与本县的平敬万结婚,因两人婚前的缺乏了解,长期因家庭琐事吵架,再加上我在安徽精神上受到刺激,我患有精神病残疾二级,没有经济收入的我,平敬万也不给我生活开支,我在平敬万身边怀了五次孕,都没有存活一个小孩,由于两人性格不合等种种原因于今年11月导致我们离婚了。离婚后政府给了我的最低生活保障。

我与平敬万在婚姻存续期间,我俩在农村构造了一层的房子,离婚后房子给了平敬万,我娘家只有一个哥哥,现在在敬老院生活,安徽的儿子也恨我没有抚养他年幼不与我联系,再没有其他亲人,目前我上无片瓦,下无寸土,因我有精神病连租房子都不好租。

我的命比黄连都更苦,我连一个落脚安身地方都没有,我上次找到当地政府,要求给我的住房救助,当地政府也回复了我没有办法解决。

我再次恳求政府在芦塘或良塘给我安排一套廉租房,便于我去医院治病,让我有个安身地方。

目前我县房管局在去年清退了一批房子在空闲着,我的住房问题希望能得到尽快解决为盼!此致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来信人:朱金花

2021113

微信图片_20220113125848.png微信图片_20220113125903.png

官方回复

回复单位:《问政江西》栏目组

您好,您所反映的问题已转交至修水县“五型”政府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,敬请关注处理结果。

回复时间:2022-01-13 17:29:21